16-06-12-16-17-16-488_deco.jpg

「又失眠了啊!」,這大概是我第十度睜開一點睡意也沒有的雙眼,呆滯的環顧著開著小桌燈和電視的陌生房間。我在與台灣相差十二小時日夜顛倒的紐約,一個人伴隨著同事間所流傳的親身經歷鬼故事,讓無限的驚魂想像,反覆出沒在與我共存時空的各個角落裡,像在瞳孔裡上演一場幻想出來的驚悚鬼片,嚇得我總是疑神疑鬼。

 

我的工作,使我不斷回到與公司簽約的相同外站飯店裡過上一夜,不只是紐約,也包括了舊金山、洛杉磯與巴黎,還來不及與這個剛認識的空間培養默契,就要再度收拾行囊為空中旅人們服務去。每每打開位在邊間看似孤寂的房門前,心中總會預想著,待會撲鼻而來的,究竟是令人喚起雨天記憶的潮濕味,又或是久無人住的塵蹣味?我按照慣例敲了門,並對著房內大喊Excuse me,努力說服自己不是一個誤闖禁地的陌生女子,若無其事的隱藏住內心的不安,徹底檢查著浴廁、衣櫃與床底,確保任何一個能夠藏匿的場所安全無虞,才拖著長時間飛行後疲憊的身驅,與兩箱大行李緩緩的走進去。

 

「再睡不著,午夜回程的班機怎麼飛呀?」,心中的獨白再次崛起,外頭是烈日照耀的大白天,陽光調皮的鑽入有簾子遮蔽的窗,似乎在敲打著玻璃,提醒我不要忘記時差這件事,電視播送的聲音,是阻擋不明聲響的詭異,走廊上傳來其他房客的話語,證明著邊間大概也沒如此孤零零。我手裡握著一杯剛用微波爐熱好的牛奶,一邊考慮著該不該吞下能幫助我入眠的藥丸,猶豫不決,但心中的天使總會戲劇性的戰勝惡魔,我不該依靠藥物,就像經痛來臨時,我不該依靠會麻痺疼痛的小膠囊,否則一去不復返。再度刻意的闔上雙眼,刻意的摒除內心影響我入眠的雜念,直到鬧鐘響的那一刻為止。不管這段時間我是否曾經熟睡,依舊得在時間無情的追趕下,換上人人羨煞的合身制服,綁上流線感的法式盤髮,踩上能邁開步伐的高根鞋,再拖著最貼身的兩箱伴侶,往國際機場的方向前進。

 

這份工作看似玩遍世界各地,但不包含旅遊前期待著自己精心挑選住宿地點的驚喜,更沒有知心的重要親友相隨行,短暫的一夜停留,偶有孤獨或害怕偷偷來襲,還來不及調整的時差和生理時鐘的抗議而不斷失眠。你看見了我的神采奕奕,而我也正努力掩飾著前一晚輾轉難眠的夜,不讓你發現。

禾乃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