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6209_10208608055307533_1693570141_o.jpg

 

  摸摸掛在肩上有點脫線的包,努力地想找出那一串厚重的家門鑰匙,外頭的空氣因為寒流的來襲,特別冷冽,手掌努力包覆著剛才經過便利商店買的各種宵夜,今晚還是沒有靈感該用什麼來填飽肚子,只好猶豫了半天卻前功盡棄般拿了一開始沒想過要買的三明治去結帳。打開那道熟悉的鋁門,回到只有自己的小房間,心想總算可以解放疲累的身軀,卻撲鼻而來一陣令人不喜歡的臭垃圾味,原來是堆積了快三個禮拜一直沒時間丟的回收跟食物殘渣,即使努力打了結卻還是不小心讓筷子從裡頭戳破無情的洞,讓發出惡臭的源頭狠狠流出,只好假裝沒有看見或聞見,跨越它走向堆積雜物的小冰箱前,把破舊的小包放著,也卸下剛才打包的糧食,毫無想做任何事的念頭,拿起了手機自顧自的滑著,沒有對整日所經歷的一切有所思緒,沒有想關心遠方的家人是否有記得去看病,沒有打開通訊軟體看看是否有被封鎖的新訊息,只申請了個空殼帳號追蹤與自己沒有關聯的主題平台,當個不發文不評論的網民,彷彿世界只是電視裡的小框,每個人只是一場隨時可以轉掉的戲,每個故事只是照著劇本走下去的結果,沒有夢幻的想像,更沒有對未來抱絲毫希望,從不加班,從不主動在街上與人交談,每天起床想著的盡是回到唯一能自在做自己的四方空間裡。

 

  轉過頭的小鞋櫃上交雜著穿過或剛洗完的衣服,無所謂乾淨或骯髒,沒有換衣服也躺在床上,好幾個月沒換的床單與枕頭套,凌亂的桌面免強有電腦的小位子,上頭卻長滿了灰塵,旁邊散落了用到一半已經過期好幾個月的保養品,沒有鏡子,因為不在乎美醜,沒有口紅也沒有粉餅,因為口罩可以阻擋一切,阻擋沒有血色的容顏,阻擋別人想和自己開口的機會。好不容易願意從爬滿塵瞞的被窩裡走向浴室,卻發現昨晚的積水原封不動的快要淹蓋塑膠拖鞋,不管這麼多了,就算流到房間也剛好跟垃圾裡透出的汁液合為一體,好久沒刷的馬桶讓人誤以為原本就是黃色的,擺在上頭快被抽完的衛生紙因為濺到蓮蓬頭的水沾濕而變得皺巴巴,洗手台上的鏡子已經看不出原來的自己長什麼模樣,更不用說發霉的牙刷與擠到需要剪開的洗面乳,姑且忘了買就不洗了,當作重複穿的襪子,反正沒有人發現。失去靈魂,沒有靈氣,只有一對無神的雙眼,與亂糟糟共處也無所謂,明天的太陽會升起,固定的時辰會清醒,髒髒的手揉揉眼睛,繼續下床踩踏著沒有打算要整理的房間。

 

  你想變成這樣嗎?當然,這一切只是想像相反世界的自己,能有多麼無極限,如果懶得做某件事就會這樣問自己。學會捨得刪除與起而行打包捨棄,學會從一件不該有的念頭延伸下去想像結果,絕不讓自己變成相反世界的自己。打理好生活就從每天在居住的空間開始,習慣好好收納跟擦拭灰塵丟棄垃圾,尤其是生理期不舒服看什麼都不順眼時,清理的效果更加倍。但有時以為很整齊的地方,靠近一看才發現過期的物品一大堆,即使是收在盒子裡的東西也要清楚分類,就跟是否搞懂一件事一樣,大致上清楚了,實際接觸卻很模糊,永遠也抓不住頭緒的關鍵,人生不再只求還可以,房間不再只是下次再整理,想做的事更不給自己下次再行動的機會,否則明天的太陽也只是再度升起,照在自己身上的永遠只是被烏雲遮住的相同微弱光線,沒有什麼不一樣。

 

-禾乃氏心情敘事與感性理性生活雜記-

禾乃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